牛魔王的乡村爱情故事,村里的真实灵异事件

访客 灵异事件 2018-03-09 1061 0

轻口味灵异故事和那些血腥 胡扯的妖艳货色不一样!

牛魔王

这个故事发生在我爷爷家。其实我爷爷家才属于真正的农村,现在连个路灯都没有,一到晚上漆黑一片。但因为我是姥姥看大的,所以和爷爷那边不怎么来往,所以关于爷爷家那边的故事知道的很少。

爷爷家那边也属于长春,但是都快到德惠了。

爷爷家那边有三个忌讳,第一个村里不养牛,第二个村里不打麻将,第三个就是村子里晚上没人出门。今天先讲第一个吧。

众所周知,农村基本家家都养牛的,但是爷爷家那边例外,没有一户人家养牛。耕地基本都是马和骡子。我小时好奇问过爷爷,爷爷就当故事给我讲的,因为他是农民,所以语言很直白,有些也不通顺,这里整理一下讲给大家听。

要说牲畜里,只要别惹它,牛算是最老实的了,但是老实的牛也有不老实的时候,就是公牛交配了以后,见到母牛就发情,也不干活了,不听人指挥,冲上去就交配。所以农村的公牛,要么不交配,要么就当专门配的种牛。但大多数都选择把牛敲了,也称“敲牛”,就是把牛绑起来后,用棍子使劲儿敲打牛睾丸,把牛睾丸里面的组织破坏掉,这样一来牛就成“太监牛”了,我亲眼见过一次敲牛,那牛叫声太惨了。

早些年那时还没我呢,村里有一户人家姓刘,家里就老两口,无儿无女,生活很是艰难,老头老太太五十多了还要和年轻人一样下地干活,那时我爷爷是村长,村里人开会给他俩免了农业税——那时农民要上税的,一年100多,现在不用了。而且生产队里有奶牛,就让老太太放牛,挤牛奶,然后再给她点钱。

这老两口日子还算过得凑合。有一天,老太太放牛回来,发现牛群里多了一头牛,显然不是奶牛,是一头浑身漆黑的大牛,回到村里,村里人也不认识,农村无非就是黄牛和奶牛,大家研究怎么处置这头牛。最后决定牛归村里大队所有,但是因为是老刘太太发现的,所以平时可以借给她家耕地。

这牛也算老实,白天跟着老刘头下地干活,而且中途休息时自己就去地里找草吃,而且这牛能分清庄稼和野草,从来不糟蹋庄稼。老刘头儿也把它当宝似的,只让它耕地,从不让它拉东西,更没有打过它一鞭子。大年三十那天,还会给它喂点玉米粒,改善下伙食。#p#分页标题#e#

都说牛笨,但它家这牛都快成精了,认识庄稼不说,还知道“上厕所”,因为农村都烧牛粪。这里普及一下,农村用的肥料,其实是鸡粪,因为牛马不能完全消化草,所以牛粪马粪都可以烧火用。所以老刘头经常用一个纸箱子装牛粪,晒干了用来烧。时间久了,那牛自己去箱子那拉,而且那牛还能当狗一样看家,生人来了就叫,只不过是哞哞地叫。

因为是捡来的牛,也不知道这牛多大,有会看的,看了一下牛角,说这牛岁数很大了,但是干起活来跟头牛犊子似的。但是好景不长。一年夏天,老刘头儿牵着黑牛下地干活,因为天气炎热,老刘头儿就躺着树荫下眯了一会儿。因为这牛平时老实,老刘头儿也放心就没拴着它。就在老刘头睡着时,听见了牛哞哞地叫,老刘头儿感觉叫声不对,就睁眼看了看,一看吓了一跳,不知道谁家母牛跑出来了,正在跟黑牛交配,等老刘头儿赶过去时,两牛已经完事了。

老刘头儿回到家就一直闷闷不乐,这牛是真招人稀罕,但是交配过了就一定要敲了,自己下手还舍不得,想来想去就去村里找人帮忙。因为敲牛也算是个大活儿,需要人手,村里就来了几个人,把牛绑在了桩子上,另一个人拿着木棒开始敲牛。和其他敲牛场景差不多,那头牛惨叫连连,而且叫声很大,并且一直扭动着身子在挣扎,也不知道是那黑牛的力气大还是当时没绑住,那牛居然挣开了绳子,一条直线冲了出去......

牛毛了一般是拦不住的,村民也没敢拦,最后那牛一头撞在了房子的墙上,大家一看,正是敲牛那家人的。众人赶过去时,牛已经死了,两个犄角都断了,而且满头的血,有点恐怖的是,那黑牛流眼泪了,是血泪!老刘头儿这下心疼坏了,当场就哭了。那个敲牛的也哭了,这牛把房子装塌了,找谁赔啊。最后老刘头儿也不忍心吃了黑牛,就找人一起把死牛埋后山了。

当晚怪事就发生了,全村的牛都不安分起来,挣脱了绳子跑了出去,全村人也顾不上天黑,每家出几个壮丁,凑成一伙人就去找牛。沿着蹄子印一路找去,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村头的后山。村头那山不是很高,也不大,因为丢牛了可不是小事,再说村里人多,所以一伙人合计一下就直接进山了。

爷爷是村长,带头进山的,我爷爷回忆说,一进山里,感觉怎么这么冷,不禁打了一个寒噤。#p#分页标题#e#

按理来说,三伏天,晚上再冷也不可能让人打寒噤。一伙人继续往山里找,找了很久都没发现丢失的牛.就在大家要放弃时,突然听见一声沉闷的牛叫——哞!众人向着声音方向找去,看见不远的山头有个黑影,从影子上判断就是一头牛!

但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是,那牛的眼睛放着红光,不是很刺眼,但是很瘆人!我爷爷是带头儿来的,不想有人出事儿,小声儿对周围人说,明天白天再来,赶紧走。周围有些人可能看见了,也没说别的,一行人悄悄地退到山下,生怕惊动了山上的怪物,当退到山脚时,一群人转头就跑,就跟后面有小鬼儿催命似的,有的儿子都不管爹了,只顾自己跑了。

一伙人跑回村后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聚到了村委会。我爷爷等大家都稍微平静了就开口道,都看见了?众人也知道我爷爷指的是啥,边点头边回道,看见了,看见了。我爷爷继续问道,谁有办法,或者认识能人?有个叫小福的小子说,他有个亲戚就住在德惠,要不明天去德惠请来看看?我爷爷说也好,咱都是大老爷们儿,这时回家吓到老婆孩子不好,村委会有家伙,要不大伙一人拿一个,在村口守着,那东西要是来了,咱人多也好对付。

但是大家都想多了,天亮时也没见那个怪物影子。我爷爷一看没事,就让大家散了,而且嘱咐大家先别上山找牛,等他回来再说。回到家后套上马车带上小福直奔德惠。距离不远,马车也挺快的,7点多钟就到了德惠,那个亲戚知道我爷爷是小福村的村长,也热情地招待了我爷爷,大早上的就杀了只鸡,炒了一盘鸡蛋。

我爷爷知道这个人是小福他叔,就把事情告诉那个人,小福他叔说,八成是山里野牛成精了,下来找人家儿渡劫,因为占到人气儿而且在人堆儿里,所以天神不好下手,没想到躲过了老天,没躲过人。

喝过酒后,就随我爷爷来到了村里,回到村时上午11点多,村里昨晚上山的老爷们儿也都休息差不多了,就都被我爷爷叫来,小福他叔说上山,大家如临大敌似的把“武器”都装备上了。小福他叔就笑了,这畜生活着的时候你们都敢敲,死了怕什么?就让大家把家伙都放下,空手上山,等会还要搬东西下来。

后山本身不大,所以一会儿功夫就有人发现了牛的尸体,向前走走又有牛的尸体,全村丢的牛基本上都死在那片山头儿了,小福他叔感叹道,白瞎了,白瞎了,你们把牛拿回去,今天还能吃肉,这天儿这么热,过几天就臭了。#p#分页标题#e#

又找了一会,发现有个小山洞,就问老刘头儿,当时把牛埋哪了?老刘头说就扔这山洞里了。小福他叔笑了笑,说还想看看那个畜生不?吓得老刘头儿直摇头。小福他叔哈哈大笑,说老哥别害怕,我跟你闹玩呢。牛也找到了,一行人全都下山了,有的人舍不得,就找来车把牛拉回去了,有的害怕,都不知道这牛咋死的,所以就把尸体扔在山上不要了。

下山后,小福他叔和我爷说,按理来说,这畜生下山来渡劫,也没祸害你们,还帮了你们不少忙,这事是你们做的不对,再者说这畜生有点道行,我整不了它。我爷爷一听也有道理,人家给你干活,也没祸害你,你把人家整死了确实说不过去。

小福他叔继续说道,这牛虽然死了,但是生前有道行,不甘心就真么死了。这不,死后马上借其他牛的气儿恢复,以后你们村里不养牛就行了,它没啥借的就自然离开了。

这就是为啥我爷爷他们村没有人养牛的原因了。人与动物到底应该怎么相处,作为食物链顶层的我们,有时是不是有点过于残忍了呢?


版权声明: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