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印象中的十九岁,应该是花样年华

liujiaadmin182 奇闻怪事 2020-05-23 157 0


    温阮阮眸色动容,抿着唇摇着脑袋,“我没事,你呢?我看她打那么重,我让七叔给你叫家庭医生过来看看。”

    吕清连忙摇着脑袋,“夫人,你别担心,我皮糙肉厚的,这几下打,没有伤着我。”

    温阮阮沉着眸子看着她,心里很感动,“刚才谢谢你。”

    “夫人,这跟我不用说谢谢的,你要万一被她伤着了,我才完蛋了,我的职责就是照顾好你。当然也不能让你受伤。”

    吕清眼神清澈真挚,说的很诚恳。

    “即便你这样说,我也还是谢谢你。”

    话音落下,吕清的眼眸忽然就红了。

    眼眶里的泪水,不停的在打转。

    她垂下脑袋,快速的将泪水给抹掉。

    被周玉琪辱骂的时候她没有哭,被周玉琪打的时候,她也没哭。

    但是在温阮阮说谢谢你的时候,她却忍不住了。

    温阮阮有些吓到,扯出纸巾,擦着她脸上的泪水,“怎么了?是不是身上感觉哪里痛?”

    “没有,我就是……就是很感动,感觉夫人你对我很好,我之前也在别人家里做过事,那些女主人,从来都没有把我当人看。”

    吕清说着,嗓音有些哽咽。

    温阮阮听着,胸口有些沉重,在她印象中的十九岁,应该是花样年华。

    她却活的很是沉重。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这段时间,她撑不下去的时候,都是跟自己说的这话。

    过了好一会儿,七叔敲响了温阮阮的房门。

    吕清开的门。

    七叔应该是跟了陆衡川很久的老人了,脸上很是从容。

    他走到温阮阮的面前,礼貌的垂着脑袋,“夫人,对不起,我们没有想到周小姐会对你做这种事情。”

 

版权声明: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