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水像是关不紧的水龙头一样,整个表情痛苦而绝望

liujiaadmin182 奇人异事 2020-05-28 159 0

“来找我哥。”陆星耀有些心虚的说着,都不敢直视温阮阮的眼睛。

    “他已经两天没回来了。”温阮阮说的很轻巧,好像是已经接受了这个事情了。

    陆星耀越看到她这样,心里就越难受。

    他一下就沉默了,那事更像是鱼刺一样,深深的卡在了他的喉咙里,说不出口来。

    魏言风的话此时也在自己脑海里,不停的掠过,一次一次的加深。

    温阮阮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拿出手机,陆星耀也垂眸看了一眼。

    当看到是舒榕打来的电话的时候,他的心瞬间也跟着紧绷了起来。

    “我妈打来的电话,我接一下。”

    温阮阮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神情还十分的淡然。

    但是在陆星耀看来,那是巨大的危险。

    “喂?妈?”

    “阮阮……阮阮……我的阮阮啊……”

    电话一接通,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舒榕痛苦的哭嚎声。

    这将温阮阮的心一下就揪了起来,“妈?你怎么了?”

    “阮阮阮阮……为什么我们这么命苦啊……”舒榕哽咽的叫着她的名字。

    听到这些话,温阮阮顿时就有种不详的预感,大脑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妈……你不要吓我,到底怎么了?”

    温阮阮都不敢想,一想到可能是父亲或者哥哥出事了,她的心就疼了起来。

    “你爸……你爸……他过了……”这话一说出来,舒榕的精神又一次的崩溃了。

    电话那头传来她痛苦的哀嚎声。

    温阮阮也瞬间整个人僵在了原地,从大脑到脚趾头,宛如触电了一样,麻掉了。

    “妈……你……你说什么呢?怎么……怎么会呢?爸不是已经醒了吗?不是一切都好起来了吗?前天……前天还和他视频,他不是还气色很好吗?”温阮阮完全就不敢相信,声音颤抖哽咽,眼眶更是瞬间通红,蓄满了泪水。

    “都怪我,我那个时候就不该回去收衣服,我该守着他的。”

    舒榕的语气满是自责。温阮阮听着心都要碎了。“妈,不要这样说,不怪你!我马上来医院,你等我!”

    她立马挂断了电话,整个人都有些精神恍惚,抬眼看到满眼担心没有一点意外的陆星耀。

    她一下明白过来了什么,眼泪瞬间就像是断线的珍珠一样,大颗大颗的往下砸。

    温阮阮向前一步,抓住陆星耀的手臂,“你过来就是为了找我跟我说这件事对吗?我爸怎么死的?他不是已经苏醒了嘛?不是一切都好好的吗?”

    温阮阮说着,精致的面庞瞬间被泪水给侵蚀了。

    陆星耀抿着唇,看着温阮阮这么难过,他的心里也难受的很。

    “你父亲是不但是肾脏功能的衰竭,还伴随着高血压,心脏也不好。虽然他苏醒了,但是有并发症,查过他的遗体里,确定是心梗死的,死得很快,医护人员都来不及救治。”

    陆星耀柔声说着,温阮阮的身体无力的往后踉跄了下。

    还是陆星耀紧紧的抓着了她的手,才稳住了她。

    她此时的泪水像是关不紧的水龙头一样,整个表情痛苦而绝望。

    温阮阮再没说什么,就往门口疾步走去,陆星耀连忙跟在她的身边。

    管家也皱着眉头跟在温阮阮的身后,想说什么但是最后却什么都没有说。

    温阮阮换上鞋子,看了一眼管家,就见管家满眼的愁容和心疼,“夫人,节哀啊。”

    见她没有阻拦自己,温阮阮的心里很感动,“七叔,谢谢。”

    接着走出去,坐上陆星耀的车离开了。

    一路上温阮阮的泪水总是忍不住掉下来,她越想忍,那泪水就越不受控制。

    陆星耀偷偷的看着她,他的心好像也跟着她一起难受起来了。

    终于到医院,温阮阮飞快到从车上下来,疾步走进电梯里。

    父亲到遗体还没有被推进太平间,温阮阮推开病房的门,就看到母亲趴在床边哭到嗓子都哑掉了。

版权声明: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