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今日这一遭,他必不敢再轻易动作,日后我们小心防范就是了

liujiaadmin182 奇闻怪事 2020-06-29 73 0

     “无事,”云娇略微定了定神,谷莠子是自家钱姨娘跟前的跑腿小厮,他母亲更是姨娘跟前得脸的嬷嬷,是个靠得住的:“你先出去候着,待我梳洗。”“是,”谷莠子退出去并带上了门。他思量着方才姑娘神色似是受到惊吓了,但此事关系到九姑娘清誉,他一个男子倒也不好多问,所幸姑娘看起来并无大碍。


    “姑娘,方才那畜生可曾伤到你?”谷莠子一出去,蒹葭便急急的凑过去,眼中都是担忧:“往后日日和这畜生在同一屋檐下,这该如何是好?不然姑娘收拾一番,就此回去吧?”蒹葭真是吓破了胆,她从不曾见过这般的无赖泼皮,偏又是亲戚里道的,姑娘虽自幼聪慧,遇事有几分头脑,可她怎么也是一个女儿家,这种事关清誉的事也不好为自己出头。况就算说出来也不一定就有人为姑娘做主,反倒脏了自己的名声。


     “不能回去,”云娇白着脸摇了摇头:“我方来几日,外祖母身子不见丝毫好转,整日稀里糊涂的躺着,一来我不放心外祖母,二来若我就此回去帝京,岂不是又将话柄递到旁人手中?”“姑娘说的是,”蒹葭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可还是忍不住担忧:“这可该如何是好?”云娇平复了片刻,掀开锦被靸鞋下了床:“有今日这一遭,他必不敢再轻易动作,日后我们小心防范就是了。”“那就 ……就这么放过他了?”蒹葭捂着火辣辣的脸颊,恨声问道。


     “若是有机会,我自不会放过那禽兽,”云娇说罢,紧紧的抿了抿唇。“姑娘,奴婢伺候你起身,”蒹葭扶着她在梳妆台前坐下,拿过一旁昨晚备下的衣裳。“蒹葭,你的脸可无碍?”云娇抬眼,关切的看她红肿的脸。“奴婢不碍事的,”蒹葭不以为意,笑着摇了摇头:“姑娘不必忧心,我们做奴婢的,皮糙肉厚,一个巴掌算得了什么。”“委屈你了,”云娇心疼的轻拂她脸上红肿之处:“不然你先去煮个鸡蛋来敷上一敷?”“不碍事的,过个一两日便好了,”蒹葭忧心忡忡的看着云娇:“倒是姑娘你,脸色着实有些难看……”

版权声明: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