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海里闪过十七年前的那个女孩,依然记得她软软濡濡的靠在自己怀里的样子

liujiaadmin182 宇宙探索 2020-07-01 177 0

        仿佛只要那枚袖扣在,她一直的暗恋就都是是理所当然的。只是没想到厉凌烨送她回去公寓的那一晚,就被他给‘顺’走了。“这是调查资料,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拿到这颗袖扣的?”厉凌烨把洛风才交给他的资料甩到了白纤纤的面前。他记得当初救过的那个女孩是姓席的,所以,这个白纤纤应该不是他救的女孩。“捡……捡到的。”白纤纤一咬唇,编了谎话。下意识的,她不想厉凌烨知道她暗恋了他十七年,然后在她十八岁那年错把厉凌轩当成了他的而睡了厉凌轩。

       不,这件事情一定不能让厉凌烨知道。“在哪里捡到的?”厉凌烨继续追问,签字笔在他手上转成了圈圈,那种霸道总裁范儿,他不过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就表现的淋漓尽致。以前觉得特别俗气的总裁范儿,此刻落在白纤纤的眼中却是那么的让人脸红心跳,怦然心动的感觉。“时候出去玩,就在马路上捡到的,我看着好玩,就当成了挂饰。

      ”白纤纤说到这里,再看厉凌烨还是没有要还给她的意思,只好放软了声音的哀求着,“厉凌烨,我都戴了十几年了,你还给我,好吗?”象厉凌烨这种人,应该是吃软不吃硬吧。她姑且试一试。“十几年了?有那么久吗?”“有呀,真的有十几年了,喏,你的新的还给你,我只要那枚旧的。”新旧虽然都是袖扣,可是戴在钥匙圈上的意义不一样。旧得代表了她十几年的爱情。新的则全都是陌生。仿佛厉凌烨在阻止她继续悄悄爱他一样。让她的心慌慌的。伸手就去摘钥匙圈上的新袖扣,扣到桌子上的时候,她还没等来厉凌烨的回答,所以,此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旧的袖扣,竟是,不敢去拿。

        厉凌烨看着她局促的样子,不由得失笑,随手拿起了那枚旧的袖扣把玩着,“我不还给你自然有我的道理,算是物归原主吧。”脑海里闪过十七年前的那个女孩,依然记得她软软濡濡的靠在自己怀里的样子。可惜,后来再也没有消息了。白纤纤一听厉凌烨这意思,是压根不想还给她了,一时间,一下子就恼了,冲过去就用抢的,直接抢到了自己的手里。指腹与指腹相触的刹那,那过电般的触感袭上心头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又犯错了。

       手攥着才抢来的袖扣,白纤纤低下了脑袋瓜,“对不起,我真的很喜欢,能不能不还给你了?”厉凌烨有些无语,没想到白纤纤居然也有暴发的时候,微微的一笑,“说说你来找我的目的,嗯?”白纤纤这才想起自己这次来找厉凌烨的目的,同时也是欣喜的收起了手里的袖扣。他这样的转移话题,应该就是默认了把袖扣还给她了。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才道:“我来,是想请求你放过白璐璐。”“白纤纤,你脑子秀逗了是不是?她打了你一巴掌,说话更是难听,这样的人就应该让她吃点苦头,长长记性,不是吗?”“可是……可是……”白纤纤还是想要劝说厉凌烨放了白璐璐,可偏偏找不到一句可以反驳厉凌烨的话来。

       厉凌烨抚额,“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真的要放过白璐璐?”白纤纤习惯性的咬了咬唇,“是。”连她自己也不懂自己了,她一个人带宁宁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这样优柔寡断的时候,什么事情都敢自己作主,可是一遇到厉凌烨,她就怂。“好吧,白璐璐明天就自由了。”“厉凌烨,谢谢你。”听着厉凌烨笃定的语气,白纤纤莫名感慨,有他在的感觉真好。如果时间可以倒回到五年前,她一定不会去睡了厉凌轩,她现在一定从头开始的追求厉凌烨。可是这个世界,走过的就是永恒,再也无法更改。她现在所能做的,也不过是一步一步深一脚浅一脚的独自一个人拉扯着白晓宁前行,再前行。义无反顾。都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白纤纤却是还了新的,拿回了旧的,袖扣重新又圈在钥匙圈上的时候,就觉得心又踏实了。

版权声明: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