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玄把依然在匍匐前进的大师拎了起来放在铁毡上,感觉对方也像块铁毡一样

liujiaadmin182 探索发现 2020-07-08 187 0

        托马斯大师的癖好和银鬃大师的爱好其实差不多,不过酒色二字而已,但托马斯大师大部分时间都很清醒,不清醒的时候都在夜里某个贵妇小姐的床上,这个白玄也看不到,所以这不影响他对托马斯大师的观感。而这位矮人锻造大师就不同了,他过了大半天,都没有弄清楚对方到底是喝醉了,还是在清醒状态。或许是介于两者之间?也或许是根本就没有区别。“大师,原来您在余烬城,真是太好了。

     ”白玄把依然在匍匐前进的大师拎了起来放在铁毡上,感觉对方也像块铁毡一样,又硬又沉。“师父,快看看这些,真正的魔能器械,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看看这跟黄铜,毫无瑕疵!它叫什么来着?”大弟子铁托唾沫横飞。“冲子,用来击发。”白玄面无表情地解释。“你再看看这个,这根金属管,这真的是锻造出来的吗?我根本就看不见接缝!”“这是酒……酒吗?”大师醉眼歪斜。

      “呃?当然不是。”“那它能喝吗?”“不能。”“那你说个屁!”大师一蹦老高。“大师,有一种酒叫做红酒,由葡萄酿造,酒液如红宝石般美丽,用橡木桶存贮十年以上,带着覆盆子和黑醋栗的香气,以及缠绵的口感,后患无穷……哦,不对,后味无穷……”“葡萄酒,大陆所有的葡萄酒也只有三种,都酸涩难喝,你不要唬我。”大师睁开眼睛,明显地咽了一下口水。“还有一种酒,无色透明,醇香炽烈,只产于东方大陆,如果说人生只能喝一次酒,那么此酒是唯一选择,它会让你忘记所有的忧愁,是酒中之王!”“这是什么酒?”“茅台咯。”“啥?”大师的酒快醒了。

       “还有一种酒……”“停停停!”大师嗖的一下挺直了腰板,“说吧,怎么才能喝到?”“如果您同意成为余烬城领地的首席锻造大师,那么这些酒都有机会喝到。”白玄搓了搓手,笑眯眯地看着对方。落神看着这位殿下的表情,总觉得像极了大灰狼。“成交。”大师都没听白玄说完,就一锤定音了。“那么大师,细节以后再谈,先说说这些东西。”白玄转头看着大弟子,“这位想必是大师的首席弟子?怎么称呼?”“铁托。”大弟子挺起了胸膛。“名字不错,富含深意。”白玄由衷地夸奖了一句,“你觉得能锻造出来吗?”“很难……”铁托面露难色。“呵呵,还是有办法的,不过……”银鬃大师挠挠头,“需要一些东西,比如一台魔能机械。”

版权声明: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