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瞒着她说借给了朋友赚利息,实际都被他们暗地里挥霍得了

liujiaadmin182 探索发现 2020-07-14 177 0

        袁丽因为事业心较强,一心想着争取支行行长的位置,生怕生了孩子影响到自己的前途,所以跟刘礼赫结婚多年还没有要孩子。而他们现在住的房子,也是她单位分配的,又是刘礼赫对不起她在先,所以按理说起来离婚其实是一件较简单的问题。但问题却坏在刘礼赫和她表妹杨红合伙投资办的一家凉茶饮料厂面。当时投资办厂,因为资金的问题是袁丽以个人的名义做的担保,帮忙贷的款。

        本来这也没什么,只要离婚后刘礼赫和杨红按时将贷的款还是,可袁丽做梦也没想到,这几年刘礼赫跟杨红鬼混,除了按时把银行的利息还,其它一应收入,两人合伙瞒着她说借给了朋友赚利息,实际都被他们两暗地里挥霍得七七八八了。因为瓯州市一带民间借贷向来很流行,利息也银行高不少,所以瓯州市一带的银行,尤其像下面的县镇想要拉到存款是较困难的。这也是去年袁丽一听说葛东旭要转个六十万,两眼立马亮起来的一个原因。

        因为有这个大环境背景,再加钱放在银行里确实没多少利息,两人一个是自己的丈夫,一个是自己的表妹,袁丽也没有起疑心。前些天银行贷款到期,需要归还,银行去追债却要不到债,找了担保人袁丽。然后袁丽自然去追问刘礼赫和杨红,这才知道这些年饮料厂的收入都被他们两人挥霍一空了。袁丽自然大怒,把他们破口骂了一顿,要他们一定要想办法把银行的钱还,她可以想办法帮他们缓一缓。今天,银行又去追债再次落空,因为担保人是袁丽,为了这件事支行老行长还找了她。

        说这件事要是处理不好,不仅会影响到袁丽的名声,而且他退下来之后,也不可能再推荐她担任支行行长。袁丽自然只好又给刘礼赫和杨红打电话,没想到两人这回干脆耍起了无赖,说钱没有,只能把厂子抵押给银行。厂子因为建在望洲山山脚下,地皮是不值钱的,厂房也较简易,这些都是当年投资的小头,真正的大头在与购买生产设备和机器。可一旦厂房转卖,不说有没有人愿意接手,算有人愿意接手,生产设备和机器这些年折旧下来,能卖出一半的价格算是不错了。

        而一旦短时间没人接手,银行强行拿去拍卖,价格肯定会更低。到时刘礼赫和杨红两人补不缺额,他们没脸没皮,也没有什么像样工作好丢,银行也拿他们没办法,到头来肯定是要找袁丽这个担保人。袁丽打了电话之后,想想这些年自己为了家庭付出了很大的心血,男人和表妹都背叛了她不说,还给她留下这么一个烂摊子,偏生这种事情还没办法跟其他人说,一来是她是成功要强的女性,丢不起这个面子,二来真要传出去,必定会影响到她事业的晋升。所以一个人想到伤心处,趴在办公桌哭了好一阵子。


版权声明: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