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最年轻的奥斯卡奖的提名者之一,但是奥斯卡欠他一座小金人

访客 娱乐八卦 2017-11-17 339 0

他11岁即获得奥斯卡奖提名,成为奥斯卡史上最年轻的奥斯卡奖提名者之一。有人会说邓波儿7岁便获得奥斯卡奖,但是邓波儿摘取的是奥斯卡青少年奖,而且这个奖于1935年初设,1961年最后一届,随即就取消了。还有人说贾斯汀·亨利获得奥斯卡提名的时候比他还小,但是《克莱默夫妇》也只获得了奥斯卡2项提名。而且他仅凭着这一部影片便获得了包括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在内的八个奖项的提名,其中就有球奖“最佳男配角”,试问谁这么小的时候能获得如此成绩呢?当然这部电影本身也获得了奥斯卡的六项提名,但是奥斯卡还是欠他一座小金人。

01.jpg

这个小孩有着一头金黄金黄的头发,有着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有着一副活灵活现的神情,这个小男孩就是海利·乔·奥斯蒙特,一个犹如邻家小男孩的小天才,而这部电影正是《灵异第六感》。海利(拍这部片子时海利还没有11岁)饰演一个可以看见鬼魂的9岁小男孩科尔,居中科尔的惊恐、无助、迷茫与颤栗让海利刻画得使人让人心痛。虽然恐惧,但是却又有远超同年人的沉静。当那句“I see dead people”从可爱的科尔嘴里和着眼泪一字一字说出来的时候,让这部没有多少惊悚的惊悚片有了惊悚,就像片中说的,让人觉得背颈汗毛竖立。因为怕妈妈也和别人一样,以异样的目光看他,觉得他是怪胎,于是对于这一切,科尔每次只能欲言又止,独自承担,而这一些本不该如此让他承受,就这样小科尔成了别人眼中的怪胎。

02.jpg

当第一次帮助一个鬼魂后,科尔逐渐克服了恐惧,笑容开始写在了科尔的脸上。科尔用带有无限童真而又狡黠的笑容对医生说:“maybe we can pretend like we’re gonna see each other tomorrow,just for pretend.”(也许我们可以假装明天还要见面,只是假装。)

03.jpg

外婆去世后留给妈妈的坠子本不是科尔拿的,但是科尔却不能对妈妈说出实情。电影最后,妈妈对他说:“我绝不会以为你是怪胎,永远也不会。”其实此时的妈妈并没有真正的理解科尔,当科尔说出妈妈与外婆的过往,借妈妈问外婆的问题来问妈妈,终于让妈妈明白:其实科尔承受着远超自己想象的恐惧,科尔也只是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妈妈的骄傲。最后母子相拥,一切误会冰释——其实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骄傲!

他是最年轻的奥斯卡奖的提名者之一,但是奥斯卡欠他一座小金人

他是最年轻的奥斯卡奖的提名者之一,但是奥斯卡欠他一座小金人

06.jpg

#p#分页标题#e#

如果说配角比主角更有光辉,那么海利在这部带有浓重人文关怀的电影里的出色表现绝对能当此赞誉,无论是他清澈的眸子,还是他略带忧郁的神情,奥斯卡还是欠海利《灵异第六感》一座小金人,虽然成年后的海利已光辉不再,但是谁又会觉得小海利不是一个小精灵呢?

版权声明: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