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寒澈拿着领带出来,正好看到她这动作,脸色瞬间阴沉

liujiaadmin182 娱乐八卦 2020-06-09 257 0

    “你怎么知道我要打封闭?”乔千柠惊讶地看着她。君寒澈昨天发现她拿着封闭的药剂反复地看,还用猜吗?在此之前,他也多次发现她胳膊有针孔,别墅的管家说,发现她会拿自己的胳膊腿练习找穴位,把自己扎得像刺猬。“蠢不蠢,自己扎自己。”他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向衣帽间。

    “神农还尝百草呢。”乔千柠嘟囔道。“行啊,从今天起你吃草吧。”君寒澈摔衣帽间的门。 声音颇大,分明是对她总是顶嘴表达不满。 乔千柠包紧浴巾,任湿漉漉的头发在枕铺着。真丝的枕套,以前她可珍惜了,绝不会沾半点污渍,可是现在也敢用湿脑袋来压着。她飘了!为什么敢飘呢?因为她觉得君寒澈会给她再买啊……

   这念头闪过来,她猛地打了个哆嗦,小手挣出浴巾,甩手给了自己一个耳光。身体已经堕落,精神和灵魂怎么可以!

       这一巴掌打得挺重! 君寒澈拿着领带出来,正好看到她这动作,脸色瞬间阴沉。“厨房有刀,不如更直接点。”他大步走过来,扳着她的脸,盯住她打得通红的脸。乔千柠抿紧唇,不肯发出半点声音。她在与自己的感情对抗,她不敢再往前一步。那是深渊啊!他身边虎狼环伺,她不想跳火坑,日日与人斗,夜夜盼他归。

   她太明白了,爱情从来不平等,有人爱得多,有人爱得少。有人付出,有人在享受。有人在,有人在下。在她和君寒澈之间,她在下,他在。

   “为什么打自己?”他逼视着她,质问道。

   “有蚊子。”乔千柠勉强笑了笑。

   君寒澈眸子半眯,沉默了片刻,突然问道“是有蚊子、还是觉得已经离不开我了。”

   乔千柠的脸色变得煞白。

   “我会宠你的。”君寒澈松开手,继续穿衣,语气淡漠平常像在说吃早饭一样的小事。 乔千柠的嘴唇越抿越紧。她不要宠,她想要他的喜欢,能成为真正的夫妻,一辈子在一起。可是要他的喜欢是天方夜谭,天崩地裂也不可能实现。

   乔千柠,把心管好了管严了!前二十年已经过得坎坷伤痛,后面的几十年,只要是活着的一天,她都要让自己高兴!让她不高兴的人,都请滚……哪怕是君寒澈。

版权声明: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标签列表